“西园之云”是一组由两部分构成的人像群,通过操作3D技术扫描新入住的居民而成。首先,使用3D扫描技术对居民进行个人扫描。然后,艺术家们将扫描图像融和起来。在融和处,不同居民扫描形象相互融和一体,他们的轮廓变得模糊,于是这就产生了一个视觉模板,在使用3D建模程序对这个模板进行艺术编辑和设计加工之后,Hesse和Wakil在维捷的VX4000 3D打印系统上利用4 x 2 x 1 m的建筑空间,使用石英砂打印了雕塑所需的10个模具,最后用铝浇铸成型完成了整个雕塑的制作。

voxeljet的3D打印雕塑作品

在“西园之云”中,Fabian Hesse和Mitra Wakil阐述了个人与集体之间的紧张关系,类似于Auguste Rodin的雕塑群“加莱公民”,后者被视为代表欧洲现代性的第一座真正的资产阶级纪念碑。如同Rodin的雕塑一样,Hesse和Wakil选择放弃中心视点或主要人物,通过构建两个主要的群像来消除观众和作品之间的层次体系。Hesse和Wakil称之为“雕塑群的民主化”。在观赏整个雕塑的过程中,观众通过自我移动和重新定位使自己成为了作品的一部分。

将3D打印应用于艺术创作还在萌芽期

Hesse表示:“一段时间以来,艺术家们一直在试验3D渲染和3D打印的可能性。无论如何,我们仍将在这一领域体验许多奇妙的创新。这种制作艺术的方法仍处于萌芽期,可与摄影的开端相媲美。无论结果怎样,不可否认的是,当代艺术创作中正在不断涌现全新的创作方法和创作团体。”

难点是在现代3D模具制作中“以不同的方式思考现实”

Hesse和Wakil将复制、融和、空白和误判(如技术扫描过程中已经创建的结构)拼合起来,将所谓的“小故障”融入他们的作品。数字层面的完美并不是Hesse和Wakil的主要关注点。相反,他们设计了一种有趣的方法来处理相似性、噪音和技术错误。与此同时,这个艺术家二人组对复制或描绘自然并不感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以不同的方式思考现实”。于是这两组雕塑群便诞生了,它们各自包含的人像群被移动和组合,靠得很近,但始终作为个体存在。所有这些都是在一个充满未知潜力的地方完成的。西园之云通过躯体的接近、融合和叠加反映出一种亲密感,但同时也重视独立的个人形象。在雕塑上,在平坦面上,创造了一个矛盾的时刻,它既代表社交,也代表疏离。

voxeljet的3D打印雕塑

之所以决定采用3D扫描和3D打印的方法,是出于一种想要在与新兴地区居民交流中进行雕塑创作的欲望。“可能的”扫描域为这种测量技术展望了一套复杂、直观而有序的策略:图像的集合过程对以技术手段记录的时刻、以及其对现实的表达与呈现都提出了挑战。

超现实雕塑组件——来自维捷的3D打印技术

通过高分辨率的3D扫描,来自维捷的3D打印技术将这些超现实主义的雕塑元素创造了出来。每件雕塑都由五个打印而成独立模具元素组成。铸造完成后,将各个铸件焊接在一起。在生产过程中进行3D打印技术的应用给艺术家们的雕塑作品激发了无数可能性。尽管艺术家们已经能够对雕塑进行数字化的处理,但他们仍然希望能够对每一个部分分别做更进一步的改变。

为了对单个模具进行加工,印刷了用于制作蜡模的凹型硅胶模具。通过使用蜡模,两位艺术家更容易根据自己的想法进行手工修改。这样可以调和相似性、起伏性、不规则性和隔断性。在铸造单个零件之前,必须制造一个包含浇注系统的陶瓷外壳,以便完美地将液体铝合金倒入模具。决定使用铝是为了有意识地避免使用其他更传统更常见的铸造金属。此外,由于其亮度以及光线的照射,这种材料会使雕塑显示出一种近乎虚幻的脆弱,从而赋予了“西园之云”一种万花筒般的变化与轻透性。

关于Hesse和 Wakil

“西园之云”是经过一系列合作而成功完成的最新作品。Fabian Hesse在作品中探索了人与机器之间的联系以及互相之间对彼此的操纵,从而通过日新月异的数字化工艺来吸引人们对社会技术变革的关注;而作为一名雕塑家,Mitra Wakil以她的雕塑作品、形式,材料和语言转变成同样艺术化的过程。在这些联合项目中,Hesse和Wakil对社会进程进行了思考,对相互交流进行了鼓励。

进一步的案例研究

联系我们


工业3D打印系统

我们的工业3D打印机组合从用于研究的紧凑型系统到快速成型的大规模生产都有。

了解更多对于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