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ssacker,欧洲最古老也是最大的艺术铸造厂之一,正在用维捷的3D打印技术对艺术铸件进行现代化改造。使用这一打印技术制作熔模铸造模型,提高了艺术家的设计自由度。使用传统的塑型技术无法实现的艺术品,现在可以直接以铸造模型的形式被打印出来。

你听说过斑比奖吗?这是一项一年一度的德国媒体和电视大奖,用来嘉奖充满远见且具有杰出成就的人。获奖者包括克里Christoph Waltz、Samuel L. Jackson和Kate Winslet等世界明星。但该奖的青铜鹿奖杯的生产公司,来自斯图加特旁苏森市的家族企业Strassacker却鲜为人知。自1919年成立以来,该公司从生产意大利面制造机和日用品转型生产珍贵艺术品。之后这家公司在艺术界逐渐声名鹊起,现在它已经是业界知名的公司了。他们的客户包括世界知名的当代艺术家,他们都需要借助Strassacker家族在专业领域的知识。

Strassacker创建数字模型

虽然迄今为止艺术创作主要依靠的还是传统的生产方法,但今天的艺术设计还是冒出了新的可能性。其中一个很明显的创新就是3D打印。工业3D打印系统可用于打印由亚克力玻璃(PMMA)制成的模型或由硅砂制成的铸模。然后用铸造机处理这些模具,就像处理传统的蜡模或砂模一样。Strassacker公司很早就察觉到了3D打印的潜力。15年来,该公司一直致力于打印模型的研究,包括研究来自维捷的塑料打印模型。在此期间,该家族企业与客户一起分享了积累的丰富经验。

这意味着,客户可以选择将完整的CAD数据集发送到Strassacker,这些数据集将在Strassacker公司内部的数字工作室中进行处理,或者客户也可以向Strassacker提交项目计划,并接收来自3D建模部的专家向他们提出的建议。

这些想法几乎没有任何限制,当然你仍需要自己对它们进行开发。同样,你必须知道在哪里应用这项技术是有意义的,在哪里是没有意义的。为了定义正确的技术实施方案, 我们的技术人员、设计师和3D建模专家是很好的咨询对象。

Peter Mühlhäußer, 的产品线经理Strassacker

Strassacker可以为客户提供手工和数字制造流程。如有需要,他们甚至可以将两种流程结合起来。

“Wachsende Steine”(“成长之石”),作者:Timm Ulrichs。以一块天然形状的石头作为最初的模型。然后在Strassacker进行3D 扫描,数字化并缩放到所需的尺寸,接着,用维捷打印成几个部分。较大的石头,由几个单独打印的PMMA零件制成,经过手工组装,为下一步手工铸造做准备。 对PMMA模型如同传统的蜡模一样进行铸造,然后逐个进行手工抛光。最后,青铜铸模被喷绘成自然的模型,再依靠手工进行进一步的绘制。

另一个项目是由Vinzenz Brinkmann教授主持的对“安息的拳击手”和“希腊王子”这两个雕塑的重建工程,这些雕塑最初于公元前4世纪到1世纪之间手工制成,1885年重现于罗马的奎里纳尔山上。在巴伐利亚州弗里德贝格的维捷服务中心,雕塑原型被3D 扫描、数字化并打印成PMMA模型。然后,由Strassacker对这些模型进行铸造、手工凿刻、局部修复并镀铜。接着由来自法兰克福古代雕塑品博物馆的专家们进行最后的润饰。

另外两个例子是Strassacker和维捷合作的来自艺术家Peter Simon Mühlhäußer的内部项目雕塑“KAS”,以及设计师Sergej Ehret的“Infiniala座椅”雕塑。

“KAS”代表“动态装配结构”,反映了被物质化的数字思维过程。这也是“Infiniala座椅”雕塑的灵感来源。仔细观察这把座椅的各种轮廓,就会发现它的线条总是形成一个无穷无尽的循环。从“KAS”和“Infiniala座椅”我们可以看出实现高度复杂的数字化艺术作品的独特可能性。复杂的嵌套几何结构只能通过使用诸如维捷粘合剂喷射成型技术之类的粘合工艺来实现。依靠传统的工艺生产这些铸造模型是不可能的。

3D模型的生产和优势

Strassacker使用维捷的3D打印服务为青铜铸件制作包括正面和无浇口模型在内的很多部件。为此,他们将艺术品的3D数据集发送到位于奥格斯堡旁的弗里德贝格的维捷服务中心。在这里,经过检查的CAD数据被进一步上传到VX1000 3D打印系统。在随后的粘合剂喷射成型过程中,使用涂覆机在一个1000 x 600 x 500毫米的建筑平台上移动并涂覆一层150微米厚的塑料聚甲基丙烯酸甲酯(PMMA)。然后,打印头通过聚合作用使用粘合剂将作品位置的PMMA粘合在一起。在这两个步骤中的每一个步骤之后,建筑平台降低一层厚度,涂覆机和打印头随之对下一层进行处理。在此过程中逐层生成的CAD数据分辨率高达600 dpi。

一旦打印完成,维捷的员工便将模型从工作箱中移除,清除可以100%重复使用的未粘合的塑料粉末,用蜡浇铸部件,以便进一步修平表面,然后将凸型模型发送给 Strassacker。在下订单之后的3—5天内,模型已经在Strassacker现场等待进一步的加工。

Strassacker的铸造过程可以按常规进行。其显著优势是:无需制作硅酮凹模。将提供的PMMA模型直接浸入陶瓷中,形成外壳,然后在700°C的熔炉中焚烧。PMMA材料在燃尽之后不会留下除陶瓷模具以外的任何残留物,然后便可以将液态金属倒入其中。

结合3DP,熔模铸造工艺为设计领域创造了全新的可能性。过去无法想象的复杂几何模型制造将在不久的将来得以实现。此外,浇口系统也可以直接打印。这样可以节省时间并统一铸造结果。

精密加工:凿刻和钝化

一旦铸造过程结束,去毛和钝化工作就开始了。Strassacker客户特别欣赏这一服务。在与艺术家的密切合作下,艺术品的最终外观由双方共同创造完成。通过定制的工具,凿工精确地雕刻出复杂的形状和结构。将铸件通过专门开发的焊接工艺焊接到一起,使得成品上无任何可见的焊缝。小鹿斑比的表面也经过高品质的抛光处理。最后,通过对自然氧化过程中的化学反应所产生效果的预想,使用成色剂给作品上色。调和出精美的色彩需要很高的工艺水准和专业知识。

雕塑艺术的未来

没有人能肯定雕塑艺术的未来会怎样。但它在变化是毋庸置疑的。现在已经有相当数量的思维开阔的艺术家在使用新的数字技术。当涉及到新艺术作品的概念化时,这种变化将大有好处。它允许人们在手工成形技术受到局限的情况下,使用计算机绘制并开发草图。充满创新力的艺术家们一直在努力突破界限并开发新的东西。他们之所以选择这条道路,并不主要为实现个人愿景,主要是为了现实的转化。3D打印给了艺术家们真正发挥创新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3D打印已经在雕塑家们的创作途径中占据了稳固的地位,并将继续获得市场份额。也可以想象,在遥远的将来,可以使用VR眼镜来进行模型的预验收。这将允许客户在实际制作之前,在3D 空间中查看成品的尺寸、颜色和形状。在那之前,在来自维捷的粘合剂喷射成型技术的帮助下,还有什么新的、独特的3D打印项目将在未来的Strassacker出现?答案尚待分晓。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下次你观看斑比奖颁奖典礼时,你就可以告诉别人斑比奖杯是哪里来了的。

这将是一种具有实际意义的解脱,可以提前解决许多问题。它继续扩大艺术家和工匠之间富有动态创造性的交流。

Peter Mühlhäußer, 的产品线经理Strassacker

进一步的案例研究

联系我们


工业3D打印系统

我们的工业3D打印机组合从用于研究的紧凑型系统到快速成型的大规模生产都有。

了解更多对于
Scroll up